散文與小說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覺情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賴賢宗

   想起那夜山上清清淺淺的聊天,像竹聲灑然於空谷。而妳如一朵從古代飄來的雲,和雅綿渺,說到「有情無情同圓種智」,倏然晴雪一笑,彷彿遺落自千古的瞬間;修美窈窕的身姿宛然回到古遠的六朝佛寺,幽幽倩女於蒼苔之上清清淺淺地款步,像悠悠白鳥,飄雪過庭午,銀笛般暢然;而遠古中的暢然,現前一瞬的記憶如蓮花浮現,在這一瞬千古中,谷中從地湧出的無數新篁,像咒輪經幔文身的寶塔從地湧出,如 «法華經» 從地湧出的六萬琲e沙菩薩,其身姿又有幾多既美又真的細紋, 像山水開放多少莊嚴的空間於亙古的大自然,一一宛若宣唱著 «般若經»「菩薩發大莊嚴而自莊嚴」的誓句,竹聲灑然於空谷,而妳此時卻只在一旁亭亭如玉靜靜立著。

  「一色一香無非中道」,妳說的很好: 藝術是一透明的中介 - 這是對「有情無情同圓種智」多美多妙的體會方式呀。心本無住,覺情則於其間湧現無量法相三昧,藝術的覺情化生無邊的心象於延異與跡化。有情無情同一真如,而唯有覺情才能點化出世界的種智莊嚴,藝術之覺情使有情以其覺情點燃無情世界的法相莊嚴,世界相本來如如常住於法住法位,在無住生心中共現於華嚴法界的大覺海。

  我現在是在文學院水池邊上寫信給妳。彷彿曼陀羅的一方水池,搖曳著宛然六月的初夏。池中綠蔭,虛幻真實。淒迷的綠蔭自天光之明亮倒影中浮現,映現成我心中和平之鴿無限純白的羽翼,伸展成一片本自純淨向上揚昇的音畫- 這不正是金剛薩埵的壇城嗎。一方水池, 是一箋我寫給妳的信, 鏡一般透明的中介,平等的映射著浮華的世俗世界, 蕩漾於水面的浮華世界因破碎而變得不再沉重和壓迫了,變成細細柔柔的千層雪。妳說得很好:「再純、再美的情感似亦難替代我無心對待一片雪的那種感覺」,情感和覺(菩提)總是有所不同的,情感再純再美總還帶有感性世界的受動性特徵,難以掙脫有限世界的煩惱所纏,而「覺」則不然,覺是起自對緣起真理的了悟之純粹心能。

再者,有情無情同一真如,但唯有有情能覺,能以覺而圓一切法的種智。情因覺而真,是謂覺情,因為覺情來自對緣起真理的了悟,更因它以情為素材,所以乃能因了悟而自我引生實踐的動能,所以菩薩名為覺有情,正是以此覺情覺悟有情,「有情無情同圓種智」方為可能。 ]

現前,方池漾漾的倏然晴雪, 宛然是曼陀羅中金剛薩埵童真三昧的境界。小小孩,行走於池底的密秘小徑,白雪千層湧現自深不可識的淵底,漫衍著無限意,童真三昧默默含融著天地覺情,滿心的歡喜已然是凝然一片的羊脂白玉; 曼陀羅的一方水池,在無限純白中化為整體含融的音畫,於宇宙的無量層次中伸展其音能。水池上的樹樹枝枒有如天杖儀,綠蔭層層皆為曼陀羅,多少綠意開啟重重交涉的無上智眼,微風過處,流蘇輕擺,十億天人頓證法眼清淨,雨曼陀羅花覆蓋三千大千世界。

    池中朱銘的太極拳石雕,一記「雲手」在有無之間,從石材中浮現,雄奇淵奧之造形彷彿浮現自天地渾濛之初。「雲手」是如雲之手吧,是比喻如手的靈巧,如雲的自在和純淨。菩薩之覺情,藝術之覺情,正如這樣的一記雲手,在有無之間,在有情與無情之間,從世界浮現,從胎藏界曼陀羅浮現,如雲之手拈曼陀羅花,穿越虛空,帶來究竟解脫,圓滿有情無情的種智(「有情無情同圓種智」)。但是,如雲手一般的覺情, 需要多少阿僧祇劫的鎚練,才能當下頓悟成就,而「絕情」、「有情」、「無情」、「覺情」之分辨又大需仔細。妳說得很好:「我卻是一種從深刻中轉化出來的淡薄,我的開拓,是在得失是非中的無心,我的寧靜,是在紅塵與淨土間的無著,而我的愁懷,是來自於心海的歎息」。人可以無情,因為就人而言,有情、無情是程度不同,是真心相待而隨著情境之開閤,亦有了隨之而有的浮浮沉沉,無情是無多餘之情,有情是有自然之情。而種智在有情不增,在無情不減,皆在覺情中得其圓滿。但人若絕情,便失種智,因為絕情是人文價值的虛無主義,是對價值根源的嘲弄,所以, 人若絕情,便不值得用情與他相與,用情來對待絕情者,只有把自己一再灼傷而已。在「有情」、「無情」、「絕情」之間,種種擺蕩牽扯,在開閤之際,用情之難,直教人轉增迷惑。禪詩: 「一片白雲橫谷口,幾多歸鳥盡迷巢」,清清淺淺的谷口白雲,若有似無, 就像世間情愛若有情似無情,其一片純淨總引生遐思,令歸鳥迷巢,忘記了幽谷無限自由的芳菲空間,和巢中的本自安穩和本自溫暖,而如果從安坐此巢中之本不動搖,回望谷口白雲一片純白,便了悟其本不生滅,有如種智在有情不增,在無情不減,皆與覺情一如而共現,這該是多麼圓滿。而「覺情」與「有情」、「無情」、「絕情」之別,就在於後三者是迷巢歸鳥之迷於谷口白雲,而「覺情」則為歸巢鳥回望谷口白雲,了悟其本自清淨與本不生滅;如雲之手,輕輕揮動一抹若有似無的淡霞,浮現於清秋晴空,刻劃意味不盡的深度,而這又正如妳談論到藝術與世界的關係:「藝術與人生世界,本來就是若即若離的,而我卻是要從這種不即不離的關係中,感受到美與寧靜」。

  以「覺情」的角度論世間情愛的男女關係,可說有宗教的「法侶」、心靈的「伴侶」、倫理的「愛侶」三層境界;此三層境界的完成次第與其融合之道在於: 必須彼此先在宗教法侶的「根本理念」上做生命之「重疊」( 根本理念是指意義生發的終極價值);進而在心靈的伴侶的境界層次, 彼此以心靈的異采和光華做「互補」與調和;異性間的情愛,若能如上述「既重疊又互補」, 便能進而要求進入倫理層次之愛侶境界,互相負責與承擔, 而或許走向婚姻了。法侶是屬於「覺情」的層次,伴侶是屬於「有情」的層次,倫理的愛侶則把自然的情在生活中轉化為恩義,沒有了多餘的情,所以是屬於「無情」的境界,其實是看似無情卻更有情,只因境界已經不同了。所以以「覺情」的角度論世間情愛的男女關係,其三層境界之貫穿,純然是一藝術,由雲手般的藝術覺情在虛空中劃出 - 若有法侶的境界,則以其覺情,必能漸漸也圓滿伴侶與愛侶兩層境界,圓滿在有情不增與在無情不減的種智;所以「有情無情同圓種智」,在世間情愛之三層境界( 愛侶、伴侶、法侶)上亦然; 此有如攀登妙高峰的三層境界: 鹿群、仙人與菩薩 -

   那天,妳和我一齊攀登妙高峰。初始的朝陽,冉冉昇起。迴旋著的清露,未晞。一族一族的鹿群斑爛奔騰於蜿蜒山路。亹亹山路覆蓋著裊裊的莊嚴香雲,盤昇向頂巔之上的無邊際。仙人立足頂顛,游目聘懷的仙人待時飛昇,其健朗的心靈羽翼將孕育自滄桑不改的藍天﹖仰望朝陽,衝天一飛的心靈光華,鬱勃而出。忽然,於竹聲灑然的山上,妳寧靜的身形與烏髮、澄目,神采奕奕者俱泯然解構於妳不待安排的笑。大悲觀世音菩薩淡然的微笑,遺落自千古的瞬間,流動的精神性遂滿山生輝,如是而有如是無所有,諸多亂起亂滅的飽滿的凝然中,淡淡的一抹霞在漫山白雲中淺唱: 遊戲著的永恆在當下全體展現。遍天藍星昇騰自白雲中的彩綺,閃動無數夢眼: 朝陽、山路、香雲、頂巔、群鹿、仙人、羽翼、藍天、滄桑。猶如法華會上,如來法音宣示觀音普門無量化跡。而後,觀世音菩薩將無盡意菩薩持贈的瓔珞,分做兩半,一份持贈多寶如來,一份持贈釋迦如來- 妳倏然晴雪一笑,髮飾瞬間散覆大地。

 

 

後記: 此文寫於1993年,為1993年第二屆佛光文學獎得獎作品 (散文組),後來被編入 «水晶的光芒 () 第一二屆佛光文學獎得獎作品集» (台北,佛光文化,1997) 一書。

 

(作者簡介: 賴賢宗,德國慕尼黑大學哲學博士、台灣大學哲學博士,曾任華梵大學哲學系副教授,現在專任於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。著有«佛教詮釋學»«意境美學語詮釋學»Gesinnung und Normenbegruendung等六部學術著作,也是藝評家與詩人,在台北與巴黎舉辦過「禪道意境」等繪畫各展與聯展。)